新闻信息

主页 > 行业动态 >

走了韩寒,来了李诞

  不止一个网友说今天读李诞像极了当年读韩寒。

  他们在《扯经》(2010)中读到了《长安乱》(2004年)的味道。

  《扯经》中是空舟、澈丹师徒二人还有姑娘小北,《长安乱》里则是少林弟子释然和姑娘喜乐。

  也有人在李诞的《笑场》《冷场》中,感受到韩寒《一座城池》的文风。

  李诞是80末的一代人,他读王朔那会儿,当时的媒体界也正把韩寒和王朔对立起来。王朔《骂韩寒》,同时痛批“80后作家”。

  韩寒也在博客中回应,“王朔是我很欣赏的作家.是中国少有写出作品来的作家。他说自己没文化,那是先把自己降到一楼,方便往楼上骂,一有情况,大家一起跳,肯定他伤的轻点……”

  现在的李诞一定对此表示认同,因为他在不同综艺节目的表述姿态基本都是“先把自己降到一楼”。

  在2009年那篇回应文章中,韩寒拒绝被归入一个年龄创作者群体中,说“就因为我跟你们差不多年岁生的所以就要抱个团?”为此,他开始筹备《独唱团》。

  《独唱团》2010年7月上市,因为各种原因,当年12月28日韩寒在博客宣布刊物无限期停止,团队彻底解散。

  众所周知,刊物的团队并未完全解散,几乎原班人马在2012年6月上线了「ONE·一个」。

  李诞在微博写段子的同时,也开始在ONE上更新自己的故事,直到2014年成为ONE的签约作者。

  上述的几本书也是在韩寒监制下、以ONE签约作者的身份出版发行的。

  而就在团队筹备这本电子刊物时,2011年,韩寒集结了这期间写的杂文出了一本名为《青春》的文集,在序言中有一段话一定引起了李诞的共鸣:

  “理想本身什么都不是,一点也不高尚,理想就是毫无道理的就是有点想,是欲求的一种文艺表达。所以,我从来不觉得强调理想是救赎青春的一种方式。甚至我不觉得年轻人需要什么救赎,什么方向,什么理想,什么希望,都不需要。

  就像每一个时代里的人都觉得自己没有赶上一个好的时代一样。这里没有末路,你从不曾孤独。”

  现在再看这段话,与这个满口“没劲、没用、没有理想、没有目标、不谈梦想、排斥崇高、浅薄如水”的李诞何其相似。

  甚至他在《十三邀》里跟许知远说“所有时代都一个德性”也与此如出一辙。

  韩寒在2014年导演处女作《后会无期》中的宣传语和台词“听了很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李诞在各种采访中也称这些“大道理”为“屁话、水话、片汤话”。

  他毫不避讳也不隐藏,在《笑场》中一上来也说:“我写得不太好。也没有什么梦想,写了就写了,不写就不写了,我不是那种这辈子非要做成什么事儿的人。基本上什么事儿我都不想做,但做的话会认真,这本书也是认真写的。”

  《吐槽大会》或《脱口秀大会》中的李诞是要把控全局的,而在《奇葩说》中扮演的角色略有不同。

  如果说再第五季中他更像一个迷迷糊糊的“搅局者”,第六季里则是一个明明白白的“破局者”。

  第五季里,李诞恐惧清华大学杨奇函式的“博学”,马东调侃他“如果有一天发现自己更博学了怎么办?”李诞顺势回应“那就得多休息几天了”。

  他甚至对对香港大学博士、复旦大学副教授熊浩的深情也感到疲倦,非要靠“不分场合地做扩胸运动”来提精神。

  他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逼问“装X”的人,奇袭李逗逗“草率的婚姻是不幸的,这句话出自莎士比亚哪本书?”

  在《火星情报局》,追问美国心理学家是哪个,进而让大家确认肖恩·史密斯是否有其人?

  而他自己在引用任何人的话时都会点出出处,比如米兰·昆德拉的剧本、理查德·道金斯《自私的基因》。

  他也从来不放过任何一个对立面,比如回应蔡康永“爱可以培养,恨也可以培养”,质疑“时间可以培养兴趣,但也可能会一直无趣”,甚至解构经典爱情故事“泰坦尼克号之所以伟大,是因为它三天就沉了”。

  这样想来,他总是不合时宜地提出这样的质疑,但却让演讲秀场真正变成辩论舞台。

  面对罗振宇的《罗辑思维》、薛兆丰的《经济学讲义》、蔡康永的《情商课》、高晓松的《晓松奇谈》,以及《罗辑思维》的罗振宇、《经济学讲义》的薛兆丰、《情商课》的蔡康永、《晓松奇谈》的高晓松,李诞更像一支如水的队伍,随物赋形、不争不二。

  导师席上只有李诞不穿西装正装,当然马东坐在中间也取中了。

  他在某次采访中说,“染头发不一定很酷”“穿豹纹也可以谈爱岗敬业”,虽然他也曾“头发比人红”过。

  他反感“网络中产”的10万+公众号价值观,他看得到快手文化中可爱、有趣、潇洒的一面,他在天佑底下的留言“没有大俗何来大雅”跟郭德纲每次专场都要解读“雅与俗”时一模一样。

  过够了“诗和远方”的日子,从小生活在内蒙古锡林格勒草原上,在山头等白菜的日子让他有了“田园牧歌”后遗症,甚至家长编“哈密菜”的谎言让他天天吃白菜也让他觉得“大人太坏了”,他用拳头一样大的蚊子戳破星空下的浪漫。

  相比其他明星设立一个好孩子、好男人、好丈夫、好父亲的人设,他反其道而行之。

  或许不是他有意为之,但在媒体传播中被有意剪裁而成为他主动或被动的“人设”。

  他认为自己“没用”,就退出了汪涵的《野生厨房》,在《火星情报局》录制开始,问汪涵“站着挺累的,我们可以坐着吗”。

  在《向往的生活里》三番五次打电话给黄磊、何炅、张绍刚,说自己累、要芦荟胶,作诗说“劳动最光荣,李诞最没用”,心有余而力不足、就要功亏一篑。而与之形成对比的,就是元气满满的刘宪华,“诞诞起来,要有爱,你是最棒的”。

  在《做家务的男人》中,在其他节目里,也说自己不做饭、不做菜,和女朋友叫外卖,甚至在《叮咚年夜饭》里说为了孩子一直幸福就不要孩子。

  这五年里,韩寒停更了博客,拍了三部电影。

  《后会无期》中在寻找和质疑“父亲”,《乘风破浪》里开始理解和认同“父亲”,《飞驰人生》里则决心要做一个“好父亲”了。

  这五年里,新媒体更新换代,综艺节目争奇斗艳,李诞从幕后到台前,但他无意擎起意见领袖的大旗,更不想做“丧”文化的代表。

  他也曾无情吐槽过“丧”:“没有什么压力觉得自己倍有压力,啥都不懂就觉得自己啥都懂,还没活就觉得自己活够了”。

  他通过吐槽排解压力、消除恐惧,通过创业赚取钱财、获得安全感,通过读书和写书答疑解惑、求知抒怀,通过认真工作、爱岗敬业来实现“活着”这个“生命最大的价值”。

  李诞读王小波、王朔、哈耶克、马尔克斯,喜欢布考斯基、米兰·昆德拉,对库斯图里卡的《地下》情有独钟,对罗伊·安德森的《寒枝雀静》也叹为观止。

  他选择了浅薄如水的态度、嬉笑怒骂的表达、插科打诨的方式,这些让他可以和焦虑和平相处,这些也让他自如地扮演搅局者的角色,而他也偶尔释放那个在写作和读书中自洽的自己出来,出来破局。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11-19 16:55  【打印此页】  【关闭
行业动态 | 视频策划 | 视频投资 | 观点表达 |
Copyright © 2014-2019 zuanshihuisuo.com 钻石会所短视频策划网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