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主页 > 观点表达 >

我既想当时代的芭比娃娃,也想拥有有趣的灵魂丨谭飞对话柳岩

  我有一半是模仿我妈在表演

  谭飞:欢迎柳岩,我们先从《受益人》开始,网上都说你比大鹏演得好,你怎么看这个评价?

  柳岩:有一部分是这么说的,但其实我会认真去看微博, 几乎没有人说我演得烂或者不好,对我的演技有了一定的认可,因为《受益人》上映和我生日是同一天,是给我蛮惊喜的一个礼物,《受益人》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

  谭飞:那你觉得这是你现在表演生涯最高的一个作品吗?

  柳岩:导演和大鹏,都觉得它会是我的翻身之作。他们从上映之前就一直给我洗脑,说我演得好,说一定能拿奖,给我很高的期望,等我看完成片,直到上映后。虽然收到了很多夸赞和好评,我仍然不认为它是代表我演技最高水准的一部作品,只是说在这部电影当中,我女主角的戏份的确多了很多,而不是在一个电影里的一个角色而已。我觉得我演得还行,但远没有大家给予的褒奖那么多。

  谭飞:你觉得演得还行,是不是因为岳淼淼这个角色,跟你在塑造上比较近?包括说话,包括某些部分的经历。

  柳岩:因为我塑造岳淼淼一点都不难,所以我才会觉得赢得褒奖太轻松。

  谭飞:几乎是演得自己?

  柳岩:30%是自己吧,20%是演技,50%是copy我妈。

  谭飞:copy妈妈。

  柳岩:对,因为我一想到她讲话,竟然是用湖南话,完全跳入我眼帘,就是我妈妈的样子。 因为我妈就是岳淼淼那样性格,风风火火,爱憎分明,楚汉分界,嗓门很大,特别洒脱的一个人,所以我把她这种外在的表现,完全复制了我妈。

  谭飞:但其实不是说没有难度,包括你后来的转变,其实你知道阴谋前和知道阴谋后的整个改变,你是怎么去分析她的?她对爱是怎么看的?

  柳岩:申奥虽然是新导演,但是他是非常有能力和成熟的。我们整个电影是顺拍的,这其实在很多电影中是很难做到的,因为经费、场地、场景,拍起来会是混乱的拍。但我们完全是顺拍,我在开拍前都没有找到岳淼淼的感觉,而且我是比较平权的一个女性,我完全不能理解岳淼淼为什么要选择吴海这个人。

  听说演技7分就算高,那我6.5分

  柳岩:我完全不能理解,所以我不是太入戏。直到我跟大鹏慢慢去演绎,慢慢进入角色,很多的情绪或她该不该哭,就顺理成章了。因为有懂行的演员朋友跟我说,其实处理最好的是,你在平时都是大喇喇的,开放式的表演,可你在关键戏的时候,全是收着的。这样的表演反而最打动人,所以观众对我印象深刻,所谓演技好的几场戏,一定不是你在风风火火表现的时候,而是你一反常态的抒情段落。

  谭飞:就是不正经的时候来点正经,大大咧咧时候来点收敛,来点走心的,观众才会特别有感。

  柳岩:他们评价演技可能就是觉得你很不一样,或者你让他印象深刻,就是演技。

  谭飞:你觉得你目前的演技在豆瓣评分,你觉得会有几分?

  柳岩:现在豆瓣会给演员?

  谭飞:我假设有这么一个。

  柳岩:他们不是说7分就非常高了吗?如果只是岳淼淼这个角色,我觉得6.5分,其他的角色你可以不评。

  谭飞:其他角色就不打分了。

  柳岩:其他角色其实也不是演得不好,是它戏份发挥空间也太少,或者说就那么几场戏,没办法。

  谭飞:而且听说你下一步还是跟大鹏做CP,关于恋情的故事,《大赢家》。

  柳岩:因为大鹏一直说《受益人》之后,我们不要再合作了,因为我们不会有更好的CP出现。就大家短期内,都不要见面的那种,可是没想到,今年又有一部戏找到我们,还特别合适我俩演,是个喜剧。我们俩都觉得开心的度过两个月或三个月挺好的,其实演员挺愿意拍喜剧的。

  谭飞:其实心里上有个特别难的事,两个人特熟,第一,容易笑场,第二,你怎么跟他深情呢?怎么去克服?这就必须是职业演员了,业余演员真的太难了。

  柳岩:这就是观众对我和大鹏的一个理解的误区,我们其实不熟。

  谭飞:真的吗?你们不是叫相当于发小,也算是识于微时。

  柳岩:我们其实不熟,就是我们在路演的过程当中,总是回答相同的问题,我们才梳理出了很多统一答案。我们真的不是大家想象当中的熟,私底下一顿饭都没有吃过,而且我搬新家他送来了一个按摩椅,就网购送到我们家的。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他没来过我家,我也没去过他家。有两个团队一起吃饭,而且我们私底下不会去交流情感经历,当然他结婚了,他没啥情感经历跟我交流。如果真的好朋友会去讲,你是不是单身或者你恋不恋爱,我们私底下不八卦,也不聊彼此的生活,我们所有的默契都是在工作当中建立的。

  谭飞:其实不是闺蜜,但是工作伙伴。

  柳岩:对,所以大鹏后来就说,我们是商业合作关系,互相利用的商业合作关系。

  谭飞:这样也挺好,简单,明白。

  柳岩:其实有的时候的确是商业合作关系,有的时候是避嫌,因为有时候大家会觉得我们太好了,银幕CP感太强了,总是盼着你们有点什么火花。

  谭飞:对,因为总会觉得你们是家人那种感觉。

  柳岩:你知道圈里很多人开玩笑都说,你们家那个什么,我们俩都很尴尬。所以现在我们就宁愿说是商业合作关系,是非常默契的合作伙伴。而且我就跟他拍《受益人》,我才知道他失眠。

  谭飞:他是很要劲儿的一个人。

  10年后,我才知道老友的失眠与社恐

  柳岩:我才知道他有社交恐惧障碍,比如大家都是一帮熟人请他吃饭,说7点到,他要么不到,要么他9点才到。

  谭飞:他就怕见人。

  柳岩:他不是故意迟到,耍大牌,他是怕。这些都是我跟他拍《受益人》之后,10年之后才知道的。

  谭飞:所以我就觉得他每次见我也是特别紧张。

  柳岩:他紧张。

  谭飞:有点手足无措,我原来就认为他是自卑感,但后来你这么一说,其实也挺像他的。

  柳岩:但他骨子里有深深的自卑感,就他永远觉得自己得到的其实太多了,他希望做的更好,让别人正眼去看待他。

  谭飞:那你现在有自卑感吗?

  柳岩:我从来没有,我没有自卑感是因为我从来就看得清楚现状和事实,我不会高估自己,也不会低估自己,我从来都是正视自己的一个状况,那你何苦要自卑呢?有的时候就像大家评价说,有才华,没有能力,或者有能力,没有才华。我现在就觉得我有点能力也有点才华,就挺开心。

  谭飞:假设有两个称谓或者比喻,一个说你是时代的芭比娃娃,一个说你是这个时代有趣又美丽的灵魂,你愿意选择哪一个title?当然肯定是后者,因为这两个选择,实在是听起来没有什么可以选的。

  柳岩:其实都蛮好的。

  谭飞:都挺好,你是不是想要的太多了?

  柳岩:因为芭比娃娃人人都爱,它没有攻击性,它不会被骂上热搜,大家上热搜都有人间芭比娃娃,我好像都看到过这种热搜,但你说有趣而美丽的灵魂,你知道现在就有很多,也不能叫好事者,他们就会用审视的目光去评价你是不是有趣,你是不是美丽,你有没有灵魂?它就非常危险,所以有时候做艺人,现在大家都愿意做美丽的芭比娃娃,你说我没有灵魂,但我安全,我无公害,可你一旦有有趣的灵魂,它就变成现在人人都非常忌惮的明星人设。

  谭飞:明白,明白。

  没有人设是我的救命稻草

  柳岩:这太可怕了,我到现在都没搞清楚我人设是什么,反而成了我的救命稻草,大家不会去推翻你。

  谭飞:对,一个是天赋的优势,一个是你后天故意弄成那样的话,反而是有危险,别人会说。你以为你很有知识文化吗?我考你一下,你就不知道。那你怎么看很多的明星做某个综艺节目时,很多问题完全答不上来?

  柳岩:这个有点像提笔忘字,也不能说你的知识层面多么的匮乏,它不是你现在熟悉的一个语言环境、工作氛围,它是你这个生活圈以外的一些知识量,如果你不是博览群书,或经常有一些喜欢读书或知识量丰富的朋友,你是碰不到那些问题的。而且艺人长期处于一个连轴转和疲惫的状况,他很难有新鲜的知识储备。

  谭飞:他没办法去充电。

  柳岩:他对自己演技的充电时间就已经很难了。

  柳岩:而且主要是现在大家都不写字了,《受益人》的时候,我都是手动宣传文案,我自己手写文案。

  谭飞:是吗?

  柳岩:然后再发到微博上。

  谭飞:都是你亲笔的?

  柳岩:我亲笔写的。我觉得他们文案写得不好,你知道现在大家宣传都会交给那种公司,发行公司、营销公司。

  谭飞:不走心,是吧?

  柳岩:不是,他们写得很商业,我跟大鹏毕竟还是要卖这个友情。

  谭飞:听着好勉强,就是好像找不到点了,必须卖你们。

  演员除了拼演技,还要拼文字

  柳岩:而且大鹏是完全自己写的。那我觉得你是自己写的,我会有自己真实的感受,那我应该真实的回馈给你,所以我们都手写。包括我生日那天,我就期待着《受益人》上映,大家给我什么礼物?结果没人送我礼物,导演、大鹏、张子贤一人给我写了一封信。

  谭飞:看把你气的,写什么信啊?送人礼物。

  柳岩:他写封信,然后我还得急着怎么回他们,然后再在微博上发,大家都在拼文字。

  谭飞:是不是压力挺大,还是?

  柳岩:压力很大,因为我最大的一点失望是,现在很少人看文字了,大家连视频节目都不看,只看片段,然后只看短视频。1秒钟决定要不要看,还有谁会静下来看文字?有一天我跟马薇薇聊天的时候,我就说,我以前还写写文字、写写诗,现在会觉得没有人看,我为什么要写?

  谭飞:你还有写的诗歌?

  柳岩:我会写,因为我以前还写过歌词,我跟大鹏有一首歌叫《绝口不提》,我写的文字,他谱的曲,我们还一起合唱过。 因为以前我失恋,我就在飞机上,等起飞的时候,找空姐要了纸和笔,写下了一些文字,然后发了微博。大鹏是一个非常细腻和感性的人,他看到那些文字他有感觉,然后隔了没几天,他说柳岩,我发到邮箱里面那个歌你听一下好不好听?他就是用吉他弹了一个demo给我,我当时就泪如雨下。我永远觉得《绝口不提》最好听的那个版本,就是他那个demo。

  谭飞:所以你觉得你的歌词水平是到什么程度呢?

  柳岩:我歌词水平蛮好的。

  谭飞:如果跟你演技比哪个更好?

  柳岩:现在来讲的话,肯定是演技好一点,因为《受益人》我写了主题曲的歌词,他们没有人想看。

  谭飞:为什么呢?

  柳岩:我写了《受益人》的那个主题曲叫《深海怪兽》,海是吴海,怪兽是爱情。

  谭飞:满有寓意的。

  柳岩:乍一听好像挺少女,但其实我觉得还蛮好的,可他们。

  谭飞:一点都不中耳?

  柳岩:他们不看。

  谭飞:他为什么不看?

  柳岩:他们就说要赵英俊写。

  谭飞:他们觉得赵英俊比你有深度。

  柳岩:后来我还不服气,我给赵英俊看,你看我的歌词,赵英俊稍微瞄了眼说你这个不行,这个不好唱的。我说不会呀,很押韵,好唱的。他说不不不,他们要的不是这个,申奥要的不是这个,最后赵英俊就写了那首《渣》。其实那个歌本来叫《人渣》。

  谭飞:不让过,可能。

  柳岩:有可能,他就起了个《渣》。歌词写得太好了,歌也写得太好了,我觉得不得不服,大写的服。

  谭飞:好,谢谢柳岩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12-25 11:43  【打印此页】  【关闭
行业动态 | 视频策划 | 视频投资 | 观点表达 |
Copyright © 2014-2019 zuanshihuisuo.com 钻石会所短视频策划网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