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主页 > 观点表达 >

李星文 我为什么喜欢这三十部电视剧?

日前,由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国剧百晓生”李星文主笔的新书《戏精——当代观剧指南》正式上市。线下各大书店,当当、京东、天猫等网络渠道均有销售。

30部经典之作,40年风雷震荡。这本书以经典电视剧为研究对象,勾勒出当代国剧发展的简明脉络,同时也对国民文化心态的变迁进行了梳理。

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是什么,目标读者为谁,书名有何寓意,写作有何得失?带着这些问题,独舌记者对话了作者李星文。

Q1:“戏精”这个词已经污名化,为什么用它来做书名?请简单介绍一下《戏精:当代观剧指南》的来龙去脉。

李星文:“戏精”不是指“给自己加戏的作精”,而是指“戏剧精华”。更准确地说,是我眼中的国剧精华。

书名里还有一句是“当代观剧指南”,这标示了这本书工具书的性质。书里介绍的30部电视剧,既是我的私心所爱,也是经过时间淘洗留下来的作品,是公认的经典。

《人间正道是沧桑》

书中涉及的剧目,首先是有主题立意的开掘,美学成就的解析,这是剧评的部分。此外还有创作拍摄的幕后秘辛,主创人员的夫子自道,这是记事和写人的部分。

也就是说,它有推介和科普的作用,希望更多的人来看这些好戏。也有写史的功能,希望后来人不要忘了这些剧筚路蓝缕的诞生过程。

这本书以网络视频节目《中国电视剧60讲》的讲稿为底本,增删而成。这个节目是我们为纪念中国电视剧诞生60周年而开办的。我是主讲人和总撰稿,我们影视独舌的两位记者赵祎和王苗苗也参与了部分章节的撰写。

中国电视剧有漫长的发展史,有恒河沙数的优秀作品,这30部剧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且,我们有意没有收录近年创作的新剧——经典的确认总是需要时间来盖戳的。

作为系列视频节目,这是《中国电视剧60讲》的第一季。作为系列图书,这只是影视独舌出品的国剧精华推介的第一弹。今后,我们还会继续研究、评析、记录更多的国剧。

Q2:书中的文字会给人一种极强的反差感,一边是航拍视角、立意宏大的国剧发展脉络勾勒;另一边又可以用特写展现某一部剧的细微之处。这样的写法是怎样确立的?

《中国式离婚》

李星文:这种写法跟我自己的角色定位有关系,我始终把自己定位为媒体人和评论者。

如果是学者来研究电视剧,他可能会更多地侧重于理论体系的架构;如果是普通观众,尤其是粉丝型的观众,他可能会更多地去关注演员,关注角色。而我的定位是评论者和媒体人。

媒体人通常来说会比较关注电视剧从筹备到创作,到制作到播出的幕后故事。荧屏之外发生了什么,是我特别关注也特别愿意告诉读者的事情。

而对于评论者来说,他会更加关注一个作品在整个电视剧大坐标系上的具体位置:它的主题立意是什么,它的美学风格是怎么,它在人物塑造、故事叙述的时候运用了什么样的手法。

有事也有观点,这本书呈现出来的就是这样一个混搭的样子。

媒体追求信息的准确性。所以,我一般不会在文字当中留下疑惑,不会出现猜测型的文字。我总要想办法,通过找当事人核实或查证资料,尽可能做到让文字实实在在。

我是媒体人,原先在都市报,现在做新媒体,我比较注意去满足读者的好奇心。之所以去研究、挖掘整个项目的运作,一方面是写史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满足大家了解内幕的需求。

Q3:这本书大致分为5章,分别对应着历史剧、谍战剧、名著剧、军旅剧和电视喜剧,您能就不同章节分别介绍一下吗?

李星文:历史剧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类型。我认为,能够代表中国电视剧创作和制作水平的首推历史剧。在1990年到2010年中国电视剧的黄金20年中,历史剧达到了极高的创作水平,在思想立意、影像叙事、戏剧冲突构置等方面,多有卓越建树。

《大秦帝国1》

这一时期的优秀历史剧极多,我个人最喜欢的是《大明王朝1566》《走向共和》《雍正王朝》和《大秦帝国之裂变》。我把它们称为“历史剧四大件”。

而在2010年以来的近10年中,历史剧或者说古装剧又达到了极高的制作水准,全世界最好的设备、最充足的预算,滋养出了壮丽华美的视听表达。

这一时期的代表作有新《三国》《赵氏孤儿案》《甄嬛传》《琅琊榜》《长安十二时辰》等。有的剧承继了传统历史剧的厚重和权谋,也有的剧致力于权谋剧和偶像剧的融合,所谓IP剧成为了不可忽视的新兴势力。

谍战剧是世界范围内的硬通货。只不过,谍战在国外更多以大银幕电影的形式出现,007系列、《碟中谍》系列以及《谍影重重》系列,都是代表作。

在中国,谍战剧其实是警匪剧的替代品。在2000年左右,中国荧屏上警匪剧井喷,盛极一时。然而,这一类型在2004年被驱逐出卫视黄金档后,观众对悬疑惊险剧情的需求,就由谍战剧来满足了。

谍战剧的发展也经历了两个阶段,前期是硬谍战剧、大谍战剧,以《暗算》《潜伏》《黎明之前》《悬崖》《风筝》为代表。后期则是偶像型谍战剧,《伪装者》是其中的佼佼者。

谍战剧有惊心动魄的正邪角逐,也有信仰和情感冲突导致的人性撕裂,可以走斗智斗勇的路子,也可以走虐心奇情的路子,可以飙戏,也可以耍帅,风格上弹性极大,对口人群宽广。

军旅剧是观众喜闻乐见的类型,无论是生产总量,还是精品数量,都是首屈一指的类型。书写战争年代故事的抗战剧和内战剧,可以划入这个类型。书写和平年代军队建设和军人日常的剧,也可以划入这个类型。

书中写到了反映八路军和新四军抗战的《亮剑》《历史的天空》,也写到了反映国军抗战的《我的团长我的团》《中国远征军》。当然也少不了《士兵突击》这样的当代军旅之歌。

《我的团长我的团》

军旅剧中,能看到中国革命的坎坷和斑斓,也能看到当代军人的铁骨铮铮。军旅剧天然具有的奋斗精神和阳刚气质,总是把骄奢柔媚的世风映衬得十分寒碜。故此成为书中重点铺写的段落。

名著剧中有古典四大名著的改编,也有现当代名著的搬演。名著剧中有耳熟能详的人物,醇厚地道的古典文化,以及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的精神底蕴。读懂了四大名著,就读懂了中国人。读懂了当代名著,就读懂了中华文化发展至今的源流和变奏。

还有喜剧,主要是情景喜剧。早年间的喜剧,可以拿三教九流开涮,可以在所有领域进出采撷,所以充满了社会信息量和生活干预性。后来的喜剧,不能在近处施展身手,不能指向性太实太真,就跑到安全距离之外的云端去嬉闹了。

《编辑部的故事》是王朔语言在荧屏上的绽放,《我爱我家》是相声和小品艺术结合后的喷发,而《武林外传》是网络时代的语言和形体狂欢。这三部剧都留下了经典人物形象和语言包袱,给观众带来了生活中难得的开怀大笑。

《武林外传》

这么多的剧,里头埋藏了太多的时代秘符和人心颤动。我们所做的工作,就是把这些文本的妙处发掘出来,端给观众。而那些文本之外的运筹和耕耘,只要我们能刺探到的,也一并端给观众。

Q4:《戏精》这本书受篇幅所限,有些章节还是让人意犹未尽。比如《大明王朝1566》,您能再说一些您掌握的细节吗?

《大明王朝1566》导演张黎在拍摄现场

李星文:《大明王朝1566》的创作离现在已经十多年了,要想还原当初现场发生的故事,只能通过当事人去讲述。要完成创作全貌的还原,对我来说也是在拼图。

从刘和平老师这儿刨一点料出来,从张黎导演那儿刨一点料出来,从黄志忠老师那儿再还原一部分。如果以后有机会采访陈宝国老师,也会通过他再了解一部分。最后把所有的这些碎片拼接起来,庶几接近全貌。目前我是对文本更加了解,对幕后故事的了解还不够,这也是以后做《中国电视剧60讲》第二季时努力的方向。

《大明王朝1566》

Q5:您在书中曾谈到电视剧四大名著的改编。如今,唐国强饰演的诸葛亮因为一句“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的台词,成了B站和表情包红人。您能就此谈谈认识和理解吗?

李星文:我最近一直在说一个观点,现在的观众,尤其是喜欢在网上发言的观众,和传统观众有一个重大的区别,就是现在的观众特别强调互动性。他们在观赏一部剧的时候,往往有很强的立场预设,也特别愿意让原有的剧情和自己当下所面临的一些情境发生互文。

诸葛亮的这句特定台词可以用在很多现实的场景,痛斥一些自己看不惯的事情和人,也就具备了一种当下的生命力。

老剧片段通过这种方式复活以后,也引起了老剧的再次传播,有时候引申的意义已经和原本的意义不一样了。

比这句话运用更广的例子是“葛优躺”。原剧中是一个号称能把水变成油的狂人,赖在老傅家不走的一个姿势,后来被大家花式使用,表达慵懒、无奈、颓废等种种新的意思。

我在写作这本书的过程当中,也受到了B站网友的鼓励。《中国电视剧60讲》的节目,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在微博上发,也在B站上发,其中B站给我的鼓励最大。像《雍正王朝》《大秦帝国》的点评节目,各平台分发后在B站上是最受欢迎,播放量最高的。

这就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因为我原先老觉着年轻人可能不爱看这一类的作品和评论节目,我们的目标观众和读者是中老年人。但是看到这个现象以后,我觉得和年轻人也可以有通畅的对话。这也坚定了我把更多关于经典剧目的内幕和解析,传播到年轻人当中的信心。

具体到诸葛亮这个形象,94版的《三国演义》和10版的《三国》,诸葛亮的形象都有点儿先抑后扬。前半程这个人装神弄鬼,有些轻佻、目无余子,顶多就是智慧化身,不大讨喜。但是到后半程,两版诸葛亮都变得非常悲怆,孤忠老臣的气质凸显,非常有感染力,这些我在书中都有写到。

作为一个艺术形象来说,他如果算无遗策、战无不胜,大家可能会敬而远之。但你感知到他对事业无比忠诚,为国家竭尽全力,知其不可为而为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种精神的力量是震撼人心的。

Q6:很多看剧时没有注意到的情节,经《戏精》提点后,或醍醐灌顶,或细思极恐。最后,我也想问一下,您希望这本书能够为读者带来怎样的体验?

《潜伏》

李星文:人类往往会有一种迷之自信,觉得历史是从自我开始的,总是把自己这一代人视为划时代的一代人,觉得自己这一代人之前没有发生过重要的事情。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一叶障目不见森林的惯常现象。

首先我希望通过这部书说明,在现在进行时之前,中国电视剧已经有过许许多多的经典作品,达到了极高的艺术境界。曾经的中国电视剧可以无所不包,历史、革命、现实题材,都可以通过电视剧做非常深刻的表达和记录,千万不要以为现在看到的东西,就是这门艺术形式的全部。

第二点,我想说任何事物都有它的内在发展规律,电视剧是一门大众叙事艺术,无论是剧本创作、影像叙事,还是演员表演的二度创作,都有一些千锤百炼的操作要领。

过去四、五年以来,大量资本进入以后,把种种所谓的大IP、小鲜肉、大数据这些概念引入,将很多固有的、基本的创作规律打破了,出现了重皮相轻内涵,重制作轻创作,重颜值轻演技,这些不符合戏剧规律的乱象。于是就出现了很多绣花枕头般的作品,基本功完全不过关的“演员”,故事都没讲通但是把自己吹到天上的项目。

如果回过头去看经典作品,那些实实在在的规律,都会一一显现。写剧本,讲故事,构筑影像,演员表演,这些东西都是有标准的,不是说拿几个术语、砸几笔巨款就能够改变的。

总而言之一句话,就是希望大家多看好东西,多看前辈文艺工作者给我们的馈赠,多多去继承和发扬老前辈已经摸索到的规律,再去谈改良和创新。作为观众,也要知道什么是鲜花美草,而什么是朽木顽石,有了这样的判断力,精神生活的质量就能提高。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10-07 14:01  【打印此页】  【关闭
行业动态 | 视频策划 | 视频投资 | 观点表达 |
Copyright © 2014-2019 zuanshihuisuo.com 钻石会所短视频策划网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