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主页 > 观点表达 >

脸熟成那样了,还有抹不掉的自卑感,也许这才

  我愿意时刻保持一种自卑感

  谭飞:欢迎大鹏,你在《铤而走险》里面的角色是什么样的?

  大鹏:那个角色是一个没什么志向的修车行的小老板,修车行就他自己。他一直在帮别人修车,但是他欠了钱,所以他一个朋友说,咱们要不做这么一个买卖,你弄一辆车装上GPS,我把这个车当黑车去卖掉它,卖掉它之后,你根据GPS找到车在哪,你再给它开回来,开回来我们给它刷了漆,换了发动机后又变成一辆车,我们又卖掉它,你反复这么卖,这样我们每一辆车可以赚多少钱。所以他是抱着这样一个心态开始卖了第一辆黑车,晚上的时候他去找到这黑车想把车开回来,结果发现那个车后座上绑架了一个小女孩,于是他无意当中参与到了一起绑架案当中。这个时候警察也在找这个小女孩,真正的绑匪也在找这小女孩,小女孩的父母也在找这个小女孩,他开着这辆车想,要把她送到哪去,送到警察那去吗?本身这就是一辆黑车,还是送到她父母那去吧。他就给女孩父母打电话,刚接通电话,女孩妈妈说,你千万别伤害她,200万我马上会给你,所以他突然听到200万的时候想,我既可以安全的把女孩交给她母亲,我还可以替代绑匪的身份把这200万拿了,于是他心中动了这样一个邪念。这个故事就这样开始了,接下来他一个人跟一个小女孩的命运就绑到了一起,就像我以前看过一个韩国电影叫《大叔》,到最后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之前的出发点是错误的,小女孩深陷危险,他愿意付出一切把这小女孩救回来,大概是这么一个故事。

  谭飞:我原来跟葛优聊过一次,葛优说了一个演员的心态,他虽然演得很好,但是因为不是科班出身,他说他跟一帮科班出身的演员在一起时会有自卑感。我想问问大鹏有没有这种感觉?上台之后有时候会不会产生一种不是大家看到的那么热闹的感觉,心里可能有一刻挺孤独?

  大鹏:不是有一刻,是有十刻。我本身就不是一个特热闹的人,我这种自卑感是时常存在的,而且说实话我也有意去保持这种状态。因为我自己其实起点是比较低的,我是通过拍网络的内容被大家认可,你只能不断地去进步。其实我自己觉得我这几年在专业能力上是有进步的,无论是表演还是导演,但是这个还是需要时间和作品去证明。我保持一种自卑感是希望自己能够时刻冷静地去对待目前来之不易的一切,因为在这个时代之下你有说话的权利,你说出的话有人听得到,这个是很珍贵的。有很多声音出不去,有很多有价值的声音,但是你听不到。所以我自己有这样的机会,我是很珍惜的,我愿意去保持这样一种自卑感。

  内化于心,外化于行

  谭飞:但其实我觉得你在捕捉人物特点上是非常准确和迅速的。

  大鹏:怎么说呢?就是我是有一些方法,我这个方法我觉得是由外而内的,也就是说你会发现,其实当我们做功课准备要去塑造某个人的时候,首先他有个职业,那个职业是有共性的,他首先在某些方面会外化。如说我举例子,《我不是潘金莲》,我演的是一个县城的一个法官,一个县城的法官他应该有什么样的肢体特点,也就是所谓的外化特点。我有一天在坐火车的时候,我看到一个中年的男性,从着装上我认为他是普遍的小镇上的成功中年男性的样子,我发现他望向窗外的时候,他的肢体并不是我之前认知到的,比如说抱着手臂或者是这样掐着腰。他是反着掐着腰,把他的西装露到后面,然后露着大肚子,我觉得很有意思。我觉得这是一个肢体的外化的一个东西。这点其实我在塑造《我不是潘金莲》那个人物的时候是用到的,所以我时常在想,我现在正在拍摄的《第八个嫌疑人》里,我是演一个1995年在广东已经很有钱的一个开发商,三十几岁的成功人士,他应该是什么样子?其实我首先要做的功课是从外化的角度,他应该是微胖的,还是瘦的?他的头发应该是多的,还是稀疏的?他的精神状态是由内而外的,通过眼睛,你能够看到对方,与他交流,他散发着某种气质,他是混沌的,他又是非常精明的,所以我首先会有意识地去训练自己观察这些外化的东西。外化了之后,甚至我都不愿意脱掉剧组给你准备的服装,因为你觉得你是那个人,于是你再去找寻他内在的所谓的目标、阻碍、压力,内心,到底是什么?所以我其实是用这样从外到内的一个方法。当然有的演员可能是从内到外,有的演员干脆就是用一些其他的方法,其实每个人都不太一样。

  谭飞:说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所以如果说表演,你自己认为是否已经有了一个体系,还是说很多时候你是靠直觉?我的感受是,比如说你在《第十一回》里的造型学陈可辛,那个抓的很有意思。因为其实对于内地很多观众来说,看到那个人就觉得他是导演,因为大家觉得导演好像有什么特有的装扮,导演就应该怎么样,像陈可辛那种感觉一定是导演,所以抓得很准。

  大鹏:但是其实说实话,我们从结果导向来看,你觉得那个造型很像陈可辛导演,但事实其实我并不是模仿陈可辛导演,是我们在剧团体验生活的时候,真的有一个我们国家非常厉害的一个话剧导演、戏剧导演、先锋艺术导演。

  谭飞:孟京辉吗?

  大鹏:不是孟京辉,是宋晓刚。他带我们训练,我每天去看他,观察他有什么样的特点。他留着一头长发,腰杆永远挺得倍儿直,通过他的肢体,我在感受他是这样一个人,当时希望首先从形象上去找那个人物。我跟陈建斌导演提出来,我说我们做一个跟他一样的发型,因为后来我又架上眼镜,结果出来人家说你在演陈可辛导演,我说不是,但是结果是那样的。

  谭飞:说明你原来在搜狐那段工作对你的思维训练是很明显的,你能很快浓缩出一个东西,因为其实我看到中国很多科班出身的演员,因为他们的社会阅历有限,他很难浓缩,你说的很容易,他们有些人可能做起来就没那么容易。

  大鹏:对,但其实我觉得以这样的要求去要求每一个演员,显然是不现实的。因为时代在变化,其实在以前我们听说过很多老艺术家的创作故事,他们可以为了一个角色提前几个月去下到农村,下到工厂,下到各个角落去体验生活。我们永远在歌颂这样鲜活的事例,但是在这个时代下,它变得非常困难,因为他已经不在同一个创作语境了。你让那些已经成为明星的年轻演员们再去到工厂,去到那些地方,其实本身不是特别的现实,我们要理解这样的事。所以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要像我一样,就是说你演一个话剧导演,你要提前一个多月去排话剧,你演一个广东人,你就要提前半年去学粤语。

  谭飞:你会在里面讲广东话吗?全部是广东话对白还是一部分是?

  大鹏: 一部分,因为那里面他跟自己的弟弟、家人是说粤语,跟其他人是讲国语。我觉得需要导演需要去帮助这些演员,我自己也是在各位导演的帮助下成长的。你看到我在不同的戏里表现不同,有的更厉害,有的就平常,那完全是因为那个导演厉害。我跟冯小刚导演在一起合作,我就很开心,我在他的戏里也许我就更闪光,陈建斌导演也是很厉害的。做演员的同时,我自己也做导演,我也希望我自己能成为那样的导演,让演员的压力再小一些。

  谭飞:其实好多导演是能够给演员加持的,让演员放松。

  大鹏:一定是的。

  谭飞:把他潜力发挥出来。

  大鹏:对,一定是这样的。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10-07 13:52  【打印此页】  【关闭
行业动态 | 视频策划 | 视频投资 | 观点表达 |
Copyright © 2014-2019 zuanshihuisuo.com 钻石会所短视频策划网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